本次《清雋明朗——明清古典家具精品》專場,五十余件拍品可大致分為三個篇章。一是色澤沉穆的紫檀家具和髹漆家具;二是黃花梨明式家具;三是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簡氏家族后人的收藏專題。


黑漆百寶嵌嬰戲圖官皮箱,尺寸是37×29×39.7 cm,官皮箱通體髹黑漆,運用玉石、琥珀、朱砂、螺鈿、青金石等百寶嵌工 藝鑲嵌嬰戲圖,富觀賞性。蓋頂鑲嵌喜上眉梢花鳥圖,箱門為嬰戲圖, 庭院中五位童子嬉戲,周圍有芭蕉、柏樹、賞石;底座飾一周拐子龍紋, 正中為一枚壽字。門上鑲嵌花瓣形合頁、面葉和吊牌,銅活璀璨,其上皆鏨刻花卉紋,工藝精細,與描金紋飾有機融合。


黃花梨券口靠背玫瑰椅,56.5×42.5×86.5 cm,玫瑰椅黃花梨制,在靠背和扶手內、距椅盤約二寸的地方施橫棖,棖下加矮老??勘吃跈M棖和外框所形成的長方形空格中,用板條攢成浮雕拐子紋的券口牙子,沿邊起燈草線,其余光素無飾。搭腦及扶手采用挖煙袋鍋榫與椅子腿相接。座面以格角榫攢邊,四框內緣踩邊打眼造藤編軟屜,邊抹至底壓線。正面椅盤下安洼膛肚牙板,其余三面安光素刀牙板。腿足外圓里方,側腳顯著,之間安步步高趕棖,正面腳踏棖和兩側管腳棖下又安刀牙板。此椅結構疏朗,造型柔婉。

黃花梨梳背卡子花玫瑰椅,50.5×43.8×90 cm,這種椅子因其后背和扶手之內都裝有形似梳齒的直欞,故又被稱 作稱“梳背椅”,在結構上借鑒了竹制家具的特點,文人尚竹,寓意虛直有節,因此清早期十分流行竹制家具,并且有許多其它材質的仿竹家具面世,由此可見家具與時尚的契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