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間六扇白粉屏門,擺列一張海梅香幾,掛了一幅堂畫……

這是出自道光年間的城市生活小說《風月夢》里對揚州地方普通人家擺設的一段描述。文中講到說的“海梅”,就是紅酸枝。

論及珍貴程度和價值連城,紅酸枝遠不及紫檀、黃花梨這兩種“御用”木材,但要說到社會影響力,紅酸枝在古代卻是深入人心的。特別是到了清代后期,紅酸枝是富戶巨室不可或缺的家具陳設。我們今天所聽到的“紅木”一詞,就是那個年代酸枝的別名。

海上貿易的意外發現酸枝木與小葉紫檀、黃花梨并稱宮廷御用的“三大貢木”,但其價值卻遠不如后兩者。不像后兩者在中國家具史上有較長的使用歷史,酸枝木的發現與使用源于海上貿易的一次意外。據悉,明初鄭和下西洋,為弘揚國威、開拓海上貿易,載著滿船的珍寶出航。然而,在大海上風雨飄搖,即使是偌大的船只,貨品太輕也容易在風浪中顛簸搖曳。于是,在途經東南亞的時候,就砍伐了當地的交趾黃檀作為墊船木來給貨船壓重?;氐街袊习逗?,這種材料被大量丟棄,成為廢材,后來才漸漸在各個港口被使用起來。所以目前有大量的老紅木舊家具的地方都集中在上海、蘇州、天津、福建、廣東沿海一帶城市。

酸枝木的大量使用要到清朝中后期,據故宮博物院的相關研究表示,從傳世的家具及檔案來看,乾隆以前幾乎看不到酸枝木家具的記載,酸枝木是在紫檀、花梨木基本告罄后,作為替代品由南洋進口而來的。據考證,酸枝木家具在清宮中出現是在乾隆二十年以后。在內務府檔案中,把酸枝木原料稱為“海梅木”,做成的家具通稱為紅木。由于來源充足,到了清代后期,酸枝木家具數量猛增,在清代宮廷家具中已經占有著重要的比例。老撾大紅酸枝酸枝木廣義上包括黑酸枝、紅酸枝和白酸枝,其中,紅酸枝是最為受歡迎的一種。紅酸枝最典型的就是它的“大紅臉”——木紋以棗紅色為佳,常常夾雜著有深褐色或黑色的條紋,紋理變化豐富、圖案千變萬化,古樸幽蘊。特別是學名為“交趾黃檀”的老撾紅酸枝,更是以其寫意灑脫的木紋而備受推崇,有時還可見黃花梨那樣的“鬼臉”花紋,在清末民國時期的家具中很受歡迎。

除了在清末的宮廷中扮演重要角色,在民間,酸枝木家具的受歡迎程度遍及大江南北,幾乎成為一個全民話題,是富戶巨室內不可或缺的家居陳設。在北方,酸枝木被稱為“紅木”,江浙一帶習慣將其稱為“老紅木”,廣東、廣西則稱為“酸枝木”、臺灣稱為“紅紫檀”。清末光緒三十三年出版的廣東署禺人黃世仲所寫的著名譴責小說《廿載繁華夢》中就出現了大量酸枝木家具的描寫。如第二十六回中寫道,酸枝木的大號臺椅與金嵌花的帳勾、杭花縐的棉褥子、美國辦來的上等鶴茸被子等珍貴奢侈的家居產品,成為富戶家居陳設必不可少一部分。